奇案博弈,知名律师申请法律监督

知名刑辩律师张金武,在面对一起案件代理过程中,出现法律意义上的奇案博弈,两级检察院坚持违法抗诉无效一审判决。检察院能否在刑事案件二审已经生效的情况下,对一审判决提起抗诉?张金武律师感到惊讶,因此,向人大和政法部门呼吁,上级部门尽快制止这种违反基本法律逻辑的做法,寻求人大进行监督,并请求政法委对有明显错误倾向且影响法律正确实施的,有干预权。另外,这种行为严格追究,应属于滥用职权行为,属于接受监委的调查范围,可以寻求支持。审级规定是保证审判严肃的基本程序,检察机关作为宪法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关,抗诉权是其行使监督权的重要载体,行使要求与过程,均极其审慎。其法律监督申请摘录如下:
《法律监督申请书》
申请人:张金武 山东忆兴律师事务所 律师
通讯地址:山东省平原县龙门街道办事处共青团南路358号
申请人:张海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 律师
通讯地址:青岛市香港中路2号海航万邦大厦10层
请求事项:依法对南宁市检察院作出南市检刑申抗(2020)1号刑事抗诉书的行为进行法律监督并纠正。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张金武、张海律师系受王俊东委托担任其再审期间的辩护人,通过了解案情查阅卷宗,我们发现了南宁市检察院的抗诉存在若干违规问题,现提出监督申请,具体如下:
一、原审情况。
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南宁分公司员工王俊东、林某因工作矛盾,于2017年4月21日在公司开会时发生争执,因王俊东有辱骂林某,林某挥拳双方开始撕扯,林某摔倒在地致左股骨颈受伤,住院治疗,经鉴定为轻伤。后经过青秀区法院作出(2017)桂刑初94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王俊东有期徒刑7个月,林某不服提起上诉,南宁市中级法院作出(2018)桂01刑终36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维持了原一审判决。
王俊东与被害人林某发生争执和推搡,是基本的事实,根据录像和证人证言可以清楚的看出林某伤是自己摔伤所致,在原一审时王俊东出于息事宁人和个人身体家人的原因,选择了认罪认罚。案件划上一个句号。
二、再审针对的法律文书错误
2018年5月13日,林某向青秀区人民检察院提出重新鉴定申请。2018年7月6日林某向青秀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2018年12月5日青秀区检察院委托广西正廉司法鉴定中心对林某人体损伤程度进行鉴定,2018年12月14日出具了鉴定意见:林某伤情为重伤二级。
青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桂0103刑初94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林某提起上诉,二审作出的2018桂01刑终36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维持一审判决。青秀区检察院提出《检查建议》,建议青秀区法院再审,青秀区法院依据检察建议进入再审。在张金武律师作为王俊东的辩护人参与案件后,向青秀区法院提交法律意见书,青秀区法院又用决定书撤销了再审裁定书。
青秀区检察院承办工作人员隐瞒案件经过二审的事实,提请南宁检察院提起抗诉,南宁检察院再次把案件抗诉到了南宁市中级法院。南宁检察院抗诉针对的依然是(2017)桂0103刑初94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而不是中院作出的2018桂01刑终36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这个抗诉显然是极其错误、严重违法法律规定的。
南宁检察院的承办人刘某红检察官电话告诉辩护人,他们抗诉的是一审判决刑事部分,刑事部分因为没有抗诉和上诉,二审裁定书对其没有约束力。刘某红检察官的这一说法从根本上是不成立的:1、本案的抗诉的是全案既包括刑事部分也包括民事部分,原一审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民事部分,因为林某的上诉肯定没有产生法律效力,生效的文书是二审裁定,单单此一点,南宁是检察院的全案抗诉就是错误的。2、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可以检察院可以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刑事生效部分进行法律监督程序的抗诉!3、最大的问题是原二审裁定维持一审七个月判决,如果新二审判决是无罪或者三年有期徒刑,那么执行哪一个二审的判决和裁定呢?有同一法院的后判决或裁定自然否定原判决或裁定的法律规定吗?法律逻辑不通!必然损害执法机关特别是检察机关的严肃性和公信力。
三、启动再审的新证据不存在
南宁市检察院依据其委托正廉司法鉴定中心所做的桂正廉司鉴【2018】临鉴字第28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林某出现股骨头坏死系股骨颈骨折愈合不良所致,与本次外伤存在直接因果关系,鉴定结论认为林某伤情为重伤二级。
南宁市检察院提出现有新证据证明原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导致原审量刑畸轻,提出抗诉,请求依法判处。
根据最高法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376条,新证据应当是新发现的证据,而不是新形成的证据。正廉司鉴【2018】临鉴字第28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所认定的股骨头坏死是在轻伤案件结束后逐步出现的(目前证据尚不足以认定属实),不是新发现的证据。同时,这一骨折愈后不良也不是可以预见的结果,因此不属于刑事犯罪范畴的法律关系,王俊东不应当对打架之后三年发生的身体健康问题承担故意犯罪的责任。
青秀区检察院、南宁市检察院不遵守《刑事诉讼法》的基本规定,凭借新做的鉴定结论冒充发现的新证据启动抗诉监督审理,置基本的法律常识和法律规定于不顾,属于典型的违法滥用职权。
四、南宁检察院存在越级抗诉
南宁检察院此次虽然抗诉针对的是青秀区法院判决,实际上也是针对南宁市中院的裁定,对于中级法院裁定的抗诉应当由省级检察院抗诉,这一案件的抗诉应当由广西省高级检察院来启动,南宁市检察院显然属于越级办案。
五、本案抗诉是公权私用的关系案、人情案。
故意伤害轻伤案件极少出现抗诉再审,特别在本案中,不存在新证据,检方以未经质证的林某单方提供的虚假证据进行鉴定,冒充新发现的证据。在抗诉过程中,没有经过检察长同意也没有检委会讨论通过,没有提取王俊东的申辩,没有向王俊东送达任何法律文书,本案完全是青秀区检察院和南宁市检察院的个别人员公权私用的结果,办案过程中种种违法和诡异现象并不是偶然的。
林某居住地址为青秀区检察院宿舍楼,其岳父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检察院的退休干部。林某在与王俊东的电话中,公开说此案是自己找的检察院超哥(某超)办理的(有录音)。林某与广西检察系统有着的特殊社会关系,林某自己也在电话里扬言要通过检察院关系要收拾王俊东。辩护人希望上级部门依法行使法律监督职能,纠正南宁检察院的错误做法,避免给南宁司法系统抹黑,损害南宁司法的形象,丧失司法机关的公信力!故此申请,请依法监督!
此致,
申请人:辩护律师
联系邮件:517788805@qq.com
2020年9月3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不服人民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 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认为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裁定确有错误,向人民检察院申诉的,由作出生效判决、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受理,并依法办理。
第四条 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裁定的申诉复查后,认为需要提出抗诉的,报请检察长提交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
第五条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同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裁定的申诉复查后,认为需要提出抗诉的,经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应当提请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抗诉。
上级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下一级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的申诉案件审查后,认为需要提出抗诉的,报请检察长提交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
《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
第二十六条 复查刑事申诉案件应当全面审查申诉材料和全部案卷,并制作阅卷笔录。
第二十九条 复查刑事申诉案件可以询问原案当事人、证人和其他有关人员。对原判决、裁定确有错误,认为需要提请抗诉、提出抗诉的刑事申诉案件,应当询问或者讯问原审被告人。
针对律师提出来的相关问题能否得到人大和司法领域的高度重视,寄希望于人大的有力监督和政法委的公平介入调查。